离开营地的第一天: 史前巨龟和鳄鱼

01/09/2014

我们在接下来几天中的计划是去现场进行扫描,距今180-200万年前的巨型龟、鳄鱼和大象的化石。

破晓时分,我们出发前往Sibiloi国家公园,这些史前巨兽的化石,是肯尼亚国家博物馆外最大、最具有研究价值的化石。Richard和Meave Leakey在几十年前发现并出土了这些化石,但是由于体积巨大,无法将它们移动到实验室或是博物馆。这些化石有将近200万年的历史。时间和气候使它们遭受了严重的损坏。我们的3D扫描仪将在它们进一步恶化前,将其现有的状态记录下来。我们将会通过3D模型来制作一个化石的复制品,来取代现有的化石,并将其运送到博物馆中。

此行的第一站我们就花费了好几个小时。根本没有公路。只有小径和轨道,而且非常崎岖。所以我决定将扫描仪拿在手里,以保证其能准确工作。

要扫描的第一个对象是一个巨大的鳄鱼头骨。它的下颚异常巨大,也就意味着它不是靠吃鱼为生的,而是吃哺乳动物。Louise最后一次来这里,还是在7年前。这块头骨是这个巨兽仅存的一部分,在其周围并没有建造有效的屏障来抵挡气候的侵袭。我们花费了30分钟来寻找它,但是我们找到它时,却很失望:头骨已经破碎,并且被掀翻了。它很重(重约10磅的化石),所以显然不是人类所为。

我们提议将颅骨移动到树荫下,因为正午的阳光和周围的石头都会对扫描造成困难。尽管季候炎热,空气中和物体表面都有砂子,但是扫描出来的效果还是很好的。

鳄鱼头骨的3D扫描图像

当我们忙于扫描的时候,Louise和她的同事去了趟老营地(由她父母建造的),并拿来了保护其他化石屏障的钥匙。扫描完颅骨之后,我们还要去扫描一个鳄鱼的骨架化石。

Louise Leakey与鳄鱼化石,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曾参与过这个化石的发掘

这个不寻常的、保存完好的鳄鱼骨骼是在80年代被发现的。Louise当年参加了发掘过程,但她还只是个小女孩。和先前的鳄鱼不同的是,这只鳄鱼的颌骨要窄很多,这表明它只吃鱼类。

1984: Louise 和Samira 帮助他们的母亲 Meave 发掘鳄鱼化石

在化石周围建有屏障来抵挡气候的侵袭,但是作用并不是很明显。骨架的状况十分糟糕:肋骨断了,头骨裂了。沙子和鸟类在此安家。由于工具全部都在营地里,Louise只能牺牲自己的牙刷来清洁化石。还算比较幸运,我们在周围找到了一棵树,当地人用树枝来刷牙,我们也找来一些树枝来清洁这个”宝贝”(TBI营地中的人都这么称呼化石)。

180万年前古老鳄鱼化石的3D扫描

使用Eva扫描仪扫描骨架只花费了大约20分钟。一些细小的区域,比如脊柱和牙齿,我们又使用了Spider扫描仪。

具有质感的数字化鳄鱼3D图像

下一个要扫描的对象是一只巨大的龟。扫描的过程箱单简单,Eva就像被上了发条一样,唯一的困难就是笔记本电脑的电池。它只有1,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用柴油发电机来为笔记本电脑充电。扫描时间只耗费了30分钟。该程序自带自动校准算法,方便后期处理:手动填充外壳内的几何体是非常困难的,所以我们使用自动生成。

Louise 和 Denis正在扫描Giant Tortoise

我们还有时间去扫描大象的化石,但是Louise决定不去冒险。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往了一个营地。该营地是由她的父母建造的,后来捐赠给了肯尼亚国家博物馆。本打算将它变成了一个清理修复化石的基地,但是由于资金缺乏,近几年来并没有什么发展。然后,现在它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睡觉的地方,并且还可以给我们的电子产品充电。

联系我们